沛县便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1071|回复: 0

[天下杂烩] 我们热爱战争的唯一原因,是没有感受过战争的凶险和残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7 12:06: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常常会想起一位台湾朋友讲给我的一件事。


那时我在台湾做交换生,几杯酒下肚,话题总岔不开七十多年前的那段历史。


1948年秋天,国民党军队从日本接手台湾已有三年,有个十六岁台湾南部姓李的小伙子和家人吵了架,就在大街上闲逛。虽说是深秋光景,台湾的天气倒也炎热。走着走着,看到张贴的一张布告,政府在征兵。寻思着自己也不爱念书,整天待家里闷得慌,当兵去北部兴许还能见见世面,于是就瞒着家人报名了。





偷偷溜回家,简单拿了几件行李,下午就上了火车,对小李来说,脑海里满是浪漫的想象。


这张布告改变了他的一生。


车子到达营地后,新兵正式入编,每队都有当兵的训练指导。每个人换了军衣,发支长枪,白天做军事训练,教会基础的用枪技巧,晚上严禁外出。


转眼间过了一个月,天气慢慢转凉,很快身上的单衣就吃不消了,但也没有新的衣服发给他们。


有一天,上面通知有突发任务,小李被赶上了船。他们被分成小队,每队都有当兵的看守,不许随意走动,黑压压的人拥挤着住在船舱里。每个人发些生活用品,但子弹全部上缴了。年轻人当兵的新鲜感慢慢褪去,无聊、焦虑和恐惧的情绪蔓延开来。小李他们呆在船舱里,只感觉夜里越来越冷。


过了几天,船靠岸了,下船后,一片白雪皑皑,年轻人都吓傻了。

小李他们不知道的是,1948年底,国共两党在大陆徐州、蚌埠地区已较量多时,史称徐蚌会战,大陆也称淮海战役。国军节节败退,兵源出现了严重不足,为了补上缺口,便从台湾抽调年轻兵源,小李这些新兵蛋子也未能幸免,稀里糊涂就上了去往大陆的兵船,开上前线。


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每个人发一些子弹,用这段时间学的开枪本领就往前冲,也没有办法——后面都有枪顶着。


这些新兵蛋子只适应台湾温暖的天气,这会儿穿着单衣在雪地里拼命,很快被冻伤一大片。小李被俘虏了,解放军当时也缺兵源,大部分战俘被教育改编。很快小李换了身衣服,调转方向往回打。


战场的惨烈自不必说,小李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国民党退守台湾后,小李便留在大陆做思想改造,一晃就过了两年。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这批台湾战俘被派往朝鲜战场,攻打联合国军。由于身份的关系,他们干的是最危险的活,战场中冲在最前线。


小李很快又被美国人俘虏了。





朝鲜战争陆陆续续打了3年,停战协议签订前,小李这批战俘作为交换条件被遣送回中国大陆。


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两岸长期处于敌对关系,所有民间的联系途径都断了。由于出身的关系,小李在大陆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中饱尝酸甜苦辣,历经人间沧桑。但终于还是在大陆娶妻生子,顽强的活了下来。


1987年,两岸实现解严,当小李再次踏上台湾南部的土地时,已经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小李,已经变成了老李。


老李到了家中,自己的父母早已撒手人寰,听说母亲去世的时候,嘴里还念叨着十六岁就失踪的儿子。家里只有姐姐还在人世,已经六十多岁了,两人见面后没有多余的话,姐姐一直叫着老李的小名,眼泪止不住的流,大名却已经想不起来了。所谓“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个人的命运如同水中的浮萍,随着时间的洪流随处游荡。


老李最终回到了台湾,在人生的暮年。有一次接受记者的采访,说起在台湾当兵训练的日子,老李还把当时学的军歌眉飞色舞的唱了一段。


唱罢,老李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我们这批人特别可怜,别人打仗是为了保家卫国,受人尊重。我们原本是台湾人,后来加入了国民党,被俘虏后掉转头打自己人,在朝鲜又打美国人,大半辈子在大陆度过,回忆起来,也不知道打仗是为了啥,这辈子为什么活着”。


老李哼唱的军歌,分明是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年代久远,就像自己的名字一样,老李已经忘了。




有一次,作家龙应台办了一个活动,我去参加。台上是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不紧不慢的说着自己的故事。


“我是黑猫中队的成员,他是黑蝙蝠中队的”。


我不由得心中一凛。


两岸军事对峙期间,国民党空军第三十四、三十五飞行中队,驾驶美国提供的侦察机趁夜幕从台湾空军基地起飞,穿越整个中国大陆拍摄情报、空投传单或空降特务然后返航,完成冷战期间配合美国中央情报局执行中国大陆的夜间电子侦察任务。


其中,三十四中队的队徽是有着北斗七星的深蓝色背景下一只展翅的黑蝙蝠,三十五中队的队徽则是红色背景下的一只很萌的黑猫。两个飞行中队的旅途均没有空域支持,却要面临大陆无数雷达、高炮、导弹和米格战斗机的拦截,埋伏着无尽的凶险。为避开大陆的雷达侦搜,“黑蝙蝠”和“黑猫”们进行的是超低空飞行,可谓九死一生。





从1953年始到1967年止,黑蝙蝠中队进行过八百多次的飞行,共损失148名飞行员,占全部成员的三分之二,空军眷村因此而时常有哭声。从1961年始至1974年止,黑猫中队28名飞行员共执行了220次侦查任务,损失10人——“黑猫”们驾驶的是著名的U-2高空侦察机,只需要一名飞行员,伤亡人数相对较少。返航飞机一落地,美方情报人员立刻登机取走情报。美方出钱,台湾舍命,这是在用鲜血维系美台同盟。(摘自百度百科)


刘德华就有一首《黑蝙蝠中队》的歌,说的就是这个事情。


“当时我们的队员牺牲很大,”老人继续慢慢的说,“经常今天一起吃饭的队员,明天就回不来了。”


“有一次我从桃园机场起飞,大陆的情报工作很厉害,飞机一关舱门,对岸就知道机上的驾驶员是谁了。”


“我是49年的时候,和空军一起到了台湾的,我父母都在江西老家,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了。当我飞到江西上空后,对岸不知道怎么找到我的母亲,让她在对讲机中喊话,她说,‘儿啊,你把飞机降落在机场吧,解放军对我们很好,我们在这等着你’。”


“我听到母亲的声音,全身都在发抖,当时真有把飞机降落的冲动,我的母亲已经很多年没见了,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老人顿了顿,慢慢的说,“但是,忠孝不能两全,我还是将飞机返航了。”


声音不大,但有谁知道,做这样的决定内心是多么煎熬。


另外一位老人说:“有一次,我们两架飞机出任务,飞到对岸就被军机追上了,我们没有信号,夜色中全靠经验在飞,很快我的队员就被击中掉下去了。”


“那架飞机一直咬着我,我听到子弹嗖嗖的从机翼旁穿过,过了一会,可能是弹药不够了,我侥幸飞回来了。”


“回到台湾后我看新闻,听说追我的这位飞行员立了功,还受到对岸领导的接见,”老人停了停说,“现在,我都知道这位飞行员住在哪里,今年多少岁。”


老人接着说,“我并不怪他,我听说东西德统一以后,原来互相对峙的军人能坐在一起喝酒,聊着以前的事,一笑泯恩仇。我现在也想找这位对岸的军人,坐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我现在都知道他的名字”


我听后头皮发麻。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战争年代里,个人只是组成时代洪流的小浪花而已,当历史的车轮碾过,个体的命运根本微不足道。


和平没有输家,战争没有赢家。我们热爱战争的唯一原因是没参加过战争,没有感受过分别离别和永别。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我们,永远想象不到和平的珍贵,和战争的残酷。





生活在和平中,真好;爱的人每天在身旁,真幸福;一个电话就能联系到爸妈,真踏实。珍惜平淡的生活吧,现在的时光,就是最幸福的时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侵权举报: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举报电话:0516-66624868

QQ|手机版|沛县便民网 ( 苏ICP备10230325号 经营许可证:苏B2-20120336号(含电子公告服务) )

GMT+8, 2019-12-8 02: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